小小

xswl
亮亮和信哥
绝逼基友没错了

[白亮]多情总被无情误


青丘的小雨,来得不是时候。

至少对于他而言是早了些。他推开木窗,有些许寒气透了进来,他捏着泛白了的指尖,裹紧了自己的狐裘。

又将是一个缠绵的雨季呢,估计会下很久吧。

他抬眼望去,是延绵不绝的青山和绿树,它们安静地待在远处,是那么的好看,那么的引人注目,却越发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

唉,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孔明大人。”

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令他回了神,他敛眸,用不冷不淡的语气将自己内心的不安掩藏起来:“有什么事吗?”

“狐王想请大人去府上叙叙旧。”

来人冷静自如,语气不卑不亢,平淡的语气仿佛是在描述一件家常事。诸葛亮握拳,额间青筋暴起,好在衣袖宽大,诸葛亮又背着那人,那人也没有说些什么。

被发现了。

“若是大人不愿去的话,小的可就把大人扛过去了。”诸葛亮心下大吃一惊,察觉到背后人离着自己越来越近,冷着嗓子回答,“不必劳烦。”

诸葛亮转过身,看见张与狐王一般无二的脸,嗓子像是被什么烫过一样,发不出一丁点儿声音来。

藏匿于袖口的怒气破袖而出,直直地砸向那人,怒气所过之处带动了周遭的空气,形成了一层一层的波浪。

李白倒是没想到诸葛亮在和他不见的几年里学会了一些基本功。李白轻轻挥手,所有的怒气全都消散于清冷的空气中,隐隐带着桃花香。

“诸葛亮,你的脾气还是和三年前没什么两样。”

“亮某跟阁下的关系可没有到直接称呼其名的程度。”诸葛亮冷着脸抱拳,余光瞥见李白那张俊美的脸淡去了笑意,微启薄唇道:“你恨我?”

接着是诸葛亮的双肩被那人捏住,强迫着自己与李白对视,一双险危危的桃花眼里盛着滔天的怒意,好像诸葛亮欠了他什么一样。

呵,恬不知耻。

诸葛亮笑了,笑得凄凉,他推开了面前那个容貌俊美的狐狸,“亮某,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人。”

随即又收了笑,“如若有,大概便是恨当初自己没有听家父的警言,成了这副模样吧。”

如今的自己,就算是回到故里,也再也不是那个干净的他了。他不想给父母宁静的生活里带着些不光彩的议论声。

“……明天你就要跟我一块上战场了。”李白环臂,一头紫发张扬地飘着,他微微眯起金眸,欣赏着诸葛亮面部表情一点一点地变化。

“不想去也没有办法咯。”他笑着露出了虎牙,眼睛里却没有带上任何笑意。

有那么一瞬间,诸葛亮想到了笑面虎。他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002.

“孔明先生,这次就劳烦你帮忙照看犬子了。”

“请狐王放心。”

诸葛亮跨上马背,一身军装在阳光下英姿飒爽,浅色的眸隐于发间阴影处,淡淡的看不出一点儿情绪。

青丘的风景,是极美的。

诸葛亮骑在马上,一路上的颠簸让他脸色变得苍白。他死死攥住马鞭,这副样子,不能叫别人看了耻笑去。

也就无心一路上的美景。他眨了眨眼,努力叫自己集中注意力。

“停。”

是李白那轻佻的声音,一众人便停了下来,诸葛亮将自己的马牵在一棵老树上,自己则靠着树小憩。

003.

“阿亮,你的身体,好像很喜欢我呢。”

眼前一片黑暗,像是被什么蒙住了双眼一样,怎么也睁不开。腰上似乎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不紧不慢地触着他的肌肤,让诸葛亮感觉不舒服,不舒服极了。

自己的双手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住,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诸葛亮原本打算用扇子来惩罚那人,却惊恐地发现,他感觉不到扇子的所在处。

“真不乖啊。”

性欲早已使那人原本轻佻的声音变得低沉,一个带着兽性的吻便落了下来,诸葛亮挣扎得更厉害,于是那人便一下将诸葛亮禁锢在自己怀中。

“不许乱动。”

掐在腰上的手十分大力,诸葛亮疼得眼泪都快流下,他呲着牙,凭直觉一口咬上那人的肩头!

“……真是一口好牙。”男人闷哼一声,随即把诸葛亮一把推回床上,自己顺势吻下。

“放开啊!”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总之诸葛亮吼了一声滚开便无下文。

因为他醒了。

日头还未落下,阳光给残云镀上了一层金边,它们柔柔地洒到大地上,倒是一副美好的景象。

诸葛那空洞的眼神渐渐聚焦,嘴角也不住扬起一抹微笑,虽浅,却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只是一回想起刚才的梦诸葛亮就觉得恐怖,他的笑一点点消失,连带着看太阳都是灰色。

004.

诸葛亮牵了马,回到了离自己不远的部队,神色凝重。

“回来了。”

诸葛亮的脚步轻又快,按理说,是属于低调做人的那一类。李白却头也不抬,就判断出了来人是谁。

一个可怕的敌人。

#ooc使我快乐。

#快饿疯了

#看不懂没关系,大概就是一个强奸梗。

#各位太太快更吧袄。

#内牛满面。

特工×猎龙者

001.

“我回来了。”

说这话的男子站在长城边缘上,举着一把枪,风拂过他细细碎碎的紫发,露出些许光滑的额头。

花木兰抬起头,余辉打在男人身上,给男人镶了一层毛茸茸的边,男人紧抿着唇,显得格外坚毅。

坚毅?木兰嗤笑了一下,将手中的酒壶摇晃了几下,学着李白灌酒的样子,把自己给呛到。

好不容易平缓了,正欲喝下,酒葫芦竟然炸了,酒水洒了木兰一身,湿了木兰的外衣,里面的衣服竟隐隐可见。

木兰一把捂胸,一把将自己的大剑从自己身后抽出来,将剑尖对准男人,眼中发出狠戾的光。

然而男人只是漫不经心地吹着枪口。

末了,男人的眼中带着似笑非笑,“队长何必遮住呢,反正也看不到。”

002.

直白,不会说话,一开口能将人气得半死,这就是守约。

木兰擦着剑,有些悲愤地想。

心里早就把守约骂了个千万遍,然则,考虑到那是自己的队员,木兰便化悲愤为饭量。

“队长,你别吃了。”矮个子玄策咬着肉,略微有些含糊不清地出声,“我哥说女孩子吃太多容易嫁不出去。”

木兰拿筷子的一头敲了玄策的小脑袋一下,一脸正经道,“那是因为没有女孩子喜欢他,所以他性冷淡。”

“性冷淡是什么呀?”

“就是……”木兰看着玄策天真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开口,就乱捏了个理由将这事搪塞了过去。

“哦,原来就是很冷漠的意思啊。”玄策点点头,突然眼睛一亮,“哥哥!”

木兰皱眉,真是哪儿都能遇见他,将自己的整张脸埋入碗中,大口大口吃着。

“吃那么快容易噎着。”此时的守约将挂在自己腿上的弟弟抱在怀里,手上还提着一篮子的车厘子。

“姐知道。”

花木兰瓮声瓮气地回答,此时碗里的饭已被解决了大半,木兰咂吧咂吧嘴,心满意足准备离开。

帅气地拿起自己的大剑,向空气砍了几下,竟砍出了几分剑气!

守约眯着眼,仿佛是在打量着猎物一般,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笑。

向我示威?恐怕,你还不够格。

003.

被男人告白了是一种什么感觉?花木兰托腮想了半天,却依然没有答案。

唔……

是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像个傻子一样呆愣在原地然后被那人吹一口气所以又被调戏了吗!

花木兰拍拍胸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桌上摆着一碗已经凉透了的茶水,花木兰端起,一口饮下,一拍腿:“爽!”

是她喜欢的凉茶味道,花木兰恋恋不舍地放下已经空了的茶碗,红着眼走到了厨房。

“百里守约。”

然而偌大的厨房里没有任何活物的存在,准确描述就是——

这里仿佛被什么破坏了一般,厨具歪七倒八的,地上什么都有,四周还徘徊着魔气……

百里守约!

花木兰看着墙上的一个大洞,想也不想就拿出大剑直接挥过去——

一道白色的剑气将花木兰的剑气抵过,甚至还紧逼向花木兰!

花木兰久经沙场,一眼便看出来那并非是战士的武器,心下了然,将剑切换成两把剑,向剑气的方向冲过去——

“今朝有酒今朝醉。”







关于那个QQbug




李白很是无奈的看着屏幕上平白无故的红感叹号,悠悠叹了口气,眼中竟有些湿润。



你终于是抛弃我了么?


李白将手机丢在一旁,眼神呆滞,平日里整齐的发此时却显得凌乱,一个不痛快,就顺手抄起一个家伙往寝室门外丢了去。




大概还觉得不解气吧,干脆就将能拿在手上的东西都往门上砸,门震动得很厉害,连带着墙壁,不知为何,竟让李白想起了特别关心的声音。



李白又叹了一口气,在一旁的手机依旧是黑屏,李白转过身,面对着墙,不知想些什么。


苦酒入喉心作痛。


“好歹我也喜欢这么久了,不如……”李白喃喃自语,突然猛地转身,将一旁的手机拿起,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点着。

“在?”



依旧出现了红感叹号,李白当没看到似的,继续输入着。

“我,我想对你说一件事。”

“我暗恋你。”

“已经很久了。”

“……”

“无法接受吧?”

“不过,没关系了,反正你也看不到。”

“我为什么喜欢你?”

“长得好看不知道算不算?”

“而且你腿长腰细屁股翘,又长着一张娃娃脸,天生一副被人艹的样子嘛。”

“不对,是被我艹。”

嘿嘿嘿,艹小亮亮,李白他——还真没想过。

于是被这个想法刺激到,李白甚至都能想象得出诸葛在他身下求饶的样子。

嘴里软软糯糯地唤着“太白哥哥。”精致的脸上挂着泪珠,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

于是李白便起反应了。至少在韩信眼里,李白已经盯着屏幕傻笑了好半天了。


于是过去拍拍他的肩,“兄dei,别笑了。”随即又将李白的手机抽了出来,一探究竟。

李白捏拳准备打架。

青莲剑很饥渴。

随后韩信看完内容就笑了,还笑得极不正经。

于是便将手机抛向李白,手搭上李白的肩,“看不出来啊,文科大神竟是个黄文写手哇。”


李白顿时红了脸,将韩信一脚踢了出去,“找你家儿子去!”



韩信揉揉屁股,点点头,“行吧行吧。”然后便消失在李白的视线之类。

李白松了口气。

正欲将罪证销毁,结果韩信半途折了回来——

“哎呀,忘告诉你了,这是个bug。”

“什么bug?”李白一头雾水。

“今天腾讯内部出问题了,so,发不出消息很正常。”

李白点点头,“还有呢?”

“然而关键是——”韩信故意使了个关子,李白懒得理他,正准备按下“消息清空”——


“红感叹号只有你能看到了,但接收者还是照常接收。”


“……”

“所以你后面写的那些……哈哈哈”韩信擦了擦眼角,摆摆手,“算了,我去找我儿子了。”





……

[特别关心]我的小媳妇:李白你跟我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