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

特工×猎龙者

001.

“我回来了。”

说这话的男子站在长城边缘上,举着一把枪,风拂过他细细碎碎的紫发,露出些许光滑的额头。

花木兰抬起头,余辉打在男人身上,给男人镶了一层毛茸茸的边,男人紧抿着唇,显得格外坚毅。

坚毅?木兰嗤笑了一下,将手中的酒壶摇晃了几下,学着李白灌酒的样子,把自己给呛到。

好不容易平缓了,正欲喝下,酒葫芦竟然炸了,酒水洒了木兰一身,湿了木兰的外衣,里面的衣服竟隐隐可见。

木兰一把捂胸,一把将自己的大剑从自己身后抽出来,将剑尖对准男人,眼中发出狠戾的光。

然而男人只是漫不经心地吹着枪口。

末了,男人的眼中带着似笑非笑,“队长何必遮住呢,反正也看不到。”

002.

直白,不会说话,一开口能将人气得半死,这就是守约。

木兰擦着剑,有些悲愤地想。

心里早就把守约骂了个千万遍,然则,考虑到那是自己的队员,木兰便化悲愤为饭量。

“队长,你别吃了。”矮个子玄策咬着肉,略微有些含糊不清地出声,“我哥说女孩子吃太多容易嫁不出去。”

木兰拿筷子的一头敲了玄策的小脑袋一下,一脸正经道,“那是因为没有女孩子喜欢他,所以他性冷淡。”

“性冷淡是什么呀?”

“就是……”木兰看着玄策天真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开口,就乱捏了个理由将这事搪塞了过去。

“哦,原来就是很冷漠的意思啊。”玄策点点头,突然眼睛一亮,“哥哥!”

木兰皱眉,真是哪儿都能遇见他,将自己的整张脸埋入碗中,大口大口吃着。

“吃那么快容易噎着。”此时的守约将挂在自己腿上的弟弟抱在怀里,手上还提着一篮子的车厘子。

“姐知道。”

花木兰瓮声瓮气地回答,此时碗里的饭已被解决了大半,木兰咂吧咂吧嘴,心满意足准备离开。

帅气地拿起自己的大剑,向空气砍了几下,竟砍出了几分剑气!

守约眯着眼,仿佛是在打量着猎物一般,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笑。

向我示威?恐怕,你还不够格。

003.

被男人告白了是一种什么感觉?花木兰托腮想了半天,却依然没有答案。

唔……

是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像个傻子一样呆愣在原地然后被那人吹一口气所以又被调戏了吗!

花木兰拍拍胸口,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桌上摆着一碗已经凉透了的茶水,花木兰端起,一口饮下,一拍腿:“爽!”

是她喜欢的凉茶味道,花木兰恋恋不舍地放下已经空了的茶碗,红着眼走到了厨房。

“百里守约。”

然而偌大的厨房里没有任何活物的存在,准确描述就是——

这里仿佛被什么破坏了一般,厨具歪七倒八的,地上什么都有,四周还徘徊着魔气……

百里守约!

花木兰看着墙上的一个大洞,想也不想就拿出大剑直接挥过去——

一道白色的剑气将花木兰的剑气抵过,甚至还紧逼向花木兰!

花木兰久经沙场,一眼便看出来那并非是战士的武器,心下了然,将剑切换成两把剑,向剑气的方向冲过去——

“今朝有酒今朝醉。”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