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

[白亮]多情总被无情误


青丘的小雨,来得不是时候。

至少对于他而言是早了些。他推开木窗,有些许寒气透了进来,他捏着泛白了的指尖,裹紧了自己的狐裘。

又将是一个缠绵的雨季呢,估计会下很久吧。

他抬眼望去,是延绵不绝的青山和绿树,它们安静地待在远处,是那么的好看,那么的引人注目,却越发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

唉,他沉沉地叹了口气。

“孔明大人。”

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令他回了神,他敛眸,用不冷不淡的语气将自己内心的不安掩藏起来:“有什么事吗?”

“狐王想请大人去府上叙叙旧。”

来人冷静自如,语气不卑不亢,平淡的语气仿佛是在描述一件家常事。诸葛亮握拳,额间青筋暴起,好在衣袖宽大,诸葛亮又背着那人,那人也没有说些什么。

被发现了。

“若是大人不愿去的话,小的可就把大人扛过去了。”诸葛亮心下大吃一惊,察觉到背后人离着自己越来越近,冷着嗓子回答,“不必劳烦。”

诸葛亮转过身,看见张与狐王一般无二的脸,嗓子像是被什么烫过一样,发不出一丁点儿声音来。

藏匿于袖口的怒气破袖而出,直直地砸向那人,怒气所过之处带动了周遭的空气,形成了一层一层的波浪。

李白倒是没想到诸葛亮在和他不见的几年里学会了一些基本功。李白轻轻挥手,所有的怒气全都消散于清冷的空气中,隐隐带着桃花香。

“诸葛亮,你的脾气还是和三年前没什么两样。”

“亮某跟阁下的关系可没有到直接称呼其名的程度。”诸葛亮冷着脸抱拳,余光瞥见李白那张俊美的脸淡去了笑意,微启薄唇道:“你恨我?”

接着是诸葛亮的双肩被那人捏住,强迫着自己与李白对视,一双险危危的桃花眼里盛着滔天的怒意,好像诸葛亮欠了他什么一样。

呵,恬不知耻。

诸葛亮笑了,笑得凄凉,他推开了面前那个容貌俊美的狐狸,“亮某,从来没有恨过任何人。”

随即又收了笑,“如若有,大概便是恨当初自己没有听家父的警言,成了这副模样吧。”

如今的自己,就算是回到故里,也再也不是那个干净的他了。他不想给父母宁静的生活里带着些不光彩的议论声。

“……明天你就要跟我一块上战场了。”李白环臂,一头紫发张扬地飘着,他微微眯起金眸,欣赏着诸葛亮面部表情一点一点地变化。

“不想去也没有办法咯。”他笑着露出了虎牙,眼睛里却没有带上任何笑意。

有那么一瞬间,诸葛亮想到了笑面虎。他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002.

“孔明先生,这次就劳烦你帮忙照看犬子了。”

“请狐王放心。”

诸葛亮跨上马背,一身军装在阳光下英姿飒爽,浅色的眸隐于发间阴影处,淡淡的看不出一点儿情绪。

青丘的风景,是极美的。

诸葛亮骑在马上,一路上的颠簸让他脸色变得苍白。他死死攥住马鞭,这副样子,不能叫别人看了耻笑去。

也就无心一路上的美景。他眨了眨眼,努力叫自己集中注意力。

“停。”

是李白那轻佻的声音,一众人便停了下来,诸葛亮将自己的马牵在一棵老树上,自己则靠着树小憩。

003.

“阿亮,你的身体,好像很喜欢我呢。”

眼前一片黑暗,像是被什么蒙住了双眼一样,怎么也睁不开。腰上似乎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不紧不慢地触着他的肌肤,让诸葛亮感觉不舒服,不舒服极了。

自己的双手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住,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诸葛亮原本打算用扇子来惩罚那人,却惊恐地发现,他感觉不到扇子的所在处。

“真不乖啊。”

性欲早已使那人原本轻佻的声音变得低沉,一个带着兽性的吻便落了下来,诸葛亮挣扎得更厉害,于是那人便一下将诸葛亮禁锢在自己怀中。

“不许乱动。”

掐在腰上的手十分大力,诸葛亮疼得眼泪都快流下,他呲着牙,凭直觉一口咬上那人的肩头!

“……真是一口好牙。”男人闷哼一声,随即把诸葛亮一把推回床上,自己顺势吻下。

“放开啊!”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总之诸葛亮吼了一声滚开便无下文。

因为他醒了。

日头还未落下,阳光给残云镀上了一层金边,它们柔柔地洒到大地上,倒是一副美好的景象。

诸葛那空洞的眼神渐渐聚焦,嘴角也不住扬起一抹微笑,虽浅,却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只是一回想起刚才的梦诸葛亮就觉得恐怖,他的笑一点点消失,连带着看太阳都是灰色。

004.

诸葛亮牵了马,回到了离自己不远的部队,神色凝重。

“回来了。”

诸葛亮的脚步轻又快,按理说,是属于低调做人的那一类。李白却头也不抬,就判断出了来人是谁。

一个可怕的敌人。

#ooc使我快乐。

#快饿疯了

#看不懂没关系,大概就是一个强奸梗。

#各位太太快更吧袄。

#内牛满面。

评论(1)

热度(31)

  1. 心無外物小小 转载了此文字